5分11选5

<em id="upodh"><li id="upodh"></li></em>

  • <var id="upodh"></var>
      <input id="upodh"></input>

        <var id="upodh"><label id="upodh"><rt id="upodh"></rt></label></var>

              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鬼故事 > 靈異鬼故事

              怪物

              小故事網 時間:2016-04-26 路邊攤

                對面的草叢中躲了怪物。

                是在事發當天的夜晚我才發現草叢里躲了怪物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躺在公園里的那張舊長椅上,身上鋪著報紙跟薄毛毯保暖,感覺到對面的草叢里傳來一股陌生的視線。

                可能草叢中的視線在之前就已經存在,但這是我第一次認真去感受草叢中所躲藏的怪物。它確實躲在草叢中,我能感覺到它的眼睛正透過革與草的間隙看著我,而我也看著它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早上,草叢中發現了一具女學生的尸體,是晨跑的民眾發現的,而當時我正在草叢對面的長椅上睡得香甜。警察判斷死亡時間是昨晚十點過后,而睡在尸體正對面的我成了頭號嫌疑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警察跑來問我一堆問題,有沒有注意到尸體是何時被丟棄在草叢里的?有沒有看到可疑人物?

                誰知道?在我的游民生涯里,已經固定在那張長椅上睡了一年多,許多習慣早起散步的民眾都可以為我作證。兇手可能故意把尸體丟在那里來栽贓我,而且夜晚的公園伸手不見五指,身為游民一族的我在九點時就會躺在長椅上占位置睡覺,我又是屬于深度睡眠的人,哪兒知道尸體是誰丟的?

                怪物不過我很肯定在我睡前尸體還沒出現就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警方還是很懷疑我,但他們也沒有任何證據。

                然后,當天晚上我就注意到了草叢中的視線。

                里面躲著怪物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想,應該是它殺了那個女孩,沒有其他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。草叢的草不高,大概只到人的膝蓋處,所以我以前從沒想過里面可能藏著某種東西。其實它一直躲在里面,用它藏在草間的眼珠觀察著人類,直到昨天它終于殺了第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它會不會殺我呢?

                “你會殺我嗎?”我睜大著眼睛,對著草叢問。

                那雙眼睛似乎眨了一下,我不明白那代表了什么意思。應該是不會吧,畢竟我跟它已經當了一年多的鄰居。這樣一想,我便安心多了。如果它真的在草叢中躲了那么久,那它為什么要突然殺人呢?

                “為什么要殺人呢?”我又對著草叢問。

                它隱藏在草叢中的身體好像動了一下,好像蛇,又好像蜥蜴……它到底是什么怪物呢?

                今天被警察問了一堆問題,也感覺夠累了,我閉上眼睛,沉沉睡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早上,又發現了一具尸體。是一個女上班族的尸體。怪物似乎專門殺女性,死亡時間同樣是十點過后。警祭又盯住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在那里睡了一個晚上,真的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嗎?”警察一直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沒有。”我一直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  怪物在白天時似乎會隱形。警察在草叢周邊圍起幾條線,拍了幾張照,沒多久就撤場了,大概是在現場毫無收獲吧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很好奇,怪物到底是怎么殺人的呢?現在的我已經不看任何新聞或報紙,每次警察一來也是先把尸體蓋住,然后很快用救護車拉走,我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              是大口把人咬碎呢?還是用它類似蛇的身體把人全身的骨頭絞碎?

                我突然想親眼看看怪物殺人時的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晚上,我又開始跟怪物大眼瞪小眼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想撐住眼皮不睡覺,我想看它殺人,但是眼皮卻越來越沉。

                怪物從草叢中透過的眼神也仿佛在說:“快睡覺吧,你如果不睡著,我是沒有辦法殺人的。”在怪物的這種呢喃中,我忍不住沉沉睡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至少要早點兒起床,看看死者是怎么死的。我這么想著,陷入了夢鄉。

                早上,又出現了一具尸體,但是我的意識清醒得還是晚了警察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是警察叫醒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次我醒來的時間真的晚了,尸體已經被搬走,我連死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警察反復問著同樣的問題,我也回答了同樣的答案,說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已經連續三個人了呢,怪物想要殺多少人才夠呢?對于怪物殺人的行為,不知道為什么,我并不感到憤恨,反而覺得有點兒高興,是因為我很討厭人類的關系嗎?不管怎么說,我開始期待今天晚上怪物繼續殺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我似乎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我很晚才回到公園,當我回到長椅上就位時,已經將近十點了?赡苁沁@里一直發現尸體的關系,其他游民都不敢靠近,只有我還敢繼續睡在這里。我躺上長椅,像例行公事一樣,看著隱匿在草叢中的那雙怪物的眼睛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不對,有點兒怪怪的。草叢中的那股視線不是怪物的。怪物動了一下身體,讓我更覺怪異。太大了,怪物的身體不是這樣的,有另外一種東西躲在草叢里。在前兩天,怪物的眼神對我沒有任何敵意,反而帶著一種惺惺相惜的味道。但現在草叢中的那股視線,有很重的惡意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慢慢從長椅上爬下來,然后拿起我拿來當枕頭的磚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誰?”我對著草叢問。

                沒有回應。如果是怪物,我應該會感受到它善意的眨眼動作才對。有另外一個怪物,搶走了怪物本來的位置。我舉起磚頭,奮力往草叢里丟去:“滾開!”

                磚頭丟到了什么硬硬的東西,發出了叩的一聲。草叢里沒有動靜,惡意的眼神也消失了。我趕走了另一個怪物。但我睡不著,今天晚上我注定徹夜無眠。我一直看著草叢,等著怪物再出現在草叢里,但一直到天亮,我都沒有感受到原來那個怪物的視線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我看到一具尸體躺在草叢中。一個男學生。

                跟前幾天不同的是,這次是巡警主動過來查看狀況?赡苁沁@里連續幾天發現尸體的關系吧,所以警方加強了這里的巡邏。警察又對著我問了同樣的問題,但這次我的答案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我殺了他。”我自首。沒必要說謊,也說不了謊。

                男孩的額頭上有一個很大的傷口,我所扔出去的磚頭就躺在他的太陽穴旁邊。

                警察說,男孩是第一具尸體、也就是那個女學生的男友,可能是不忍心看到殺害自己女友的兇手繼續殺人,所以決定跑來埋伏吧。

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被我殺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只對警方承認殺死了男孩,但其他人不是我殺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怪物殺死的。”我對警方表示,并對他們描述草叢中的怪物是怎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直到我入監服刑為止,沒有人相信我,沒有人愿意相信怪物的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我出獄時,前往的第一個地方就是那個公園。

                公園看起來經過改建,許多裝備都變新了,但那張長椅還是一樣沒有變,看起來就跟我殺死男孩那天時一模一樣,而對面的草叢被夷平了,變成一塊小操場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隨便找了一個路人問他知不知道這里出過事,他說這里在數年前發現四具尸體后就沒再發生事故了?磥砦译x開后,怪物就沒有再殺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坐到長椅上,撫摸著久違的椅面,伸了個懶腰,把身子在長椅上躺平,然后把視線移向那群在小操場上玩耍的孩子們。有雙眼睛從小操場上突然跟我四目相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在等你回來呢。”那雙眼睛似乎這么對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要等你回來,你要睡在那里,我才可以繼續殺人哦。”怪物的眼神這么對我說。

              分頁:1 2
              故事精選
              5分11选5
              阿合奇| 新界| 永州| 阳山| 南澳| 特克斯| 五道梁| 伊春| 灵石| 黄龙| 曹妃甸| 玉山| 福州| 丹凤| 保亭| 玛多| 鹤岗| 牟平| 望江| 肇庆| 密山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乌审召| 灵宝| 黄南| 蛟河| 马山| 宜黄| 英吉沙| 普兰| 晋洲| 湘乡| 松桃| 汉中| 桐柏| 大余| 弥勒| 贺州| 琼山| 岑溪| 嘉祥| 太原| 临猗| 宝坻| 黄平| 共和| 荔浦| 玛多| 盘县| 锦州| 阿克苏| 康平| 万荣| 互助| 郧西| 萧山| 石浦| 兴仁堡| 古蔺| 中宁| 武邑| 甘孜| 河卡| 闵行| 刚察| 临沧| 石河子| 乌海| 怀安| 巴音布鲁克| 海力素| 永兴| 图们| 集安| 信都| 松溪| 伊川| 临城| 揭西| 久治| 苍梧| 秦安| 深圳| 赵县| 东海| 拐子湖| 兴宁| 霞云岭| 同德| 精河| 高青| 二连浩特| 温宿| 永寿| 武川| 新晃| 榆中| 同江| 诏安| 阿拉善右旗| 浪卡子| 洋县| 江山| 四会| 阜新| 镶黄旗| 进贤| 蒙城| 泉州| 磐安| 夏河| 京山| 乌鲁木齐牧试站| 上林| 沛县| 朱日和| 桦南| 福清| 绥棱| 甘德| 香河| 炮台| 兰溪| 安顺| 修文| 宁都| 海丰| 长汀| 高台| 顺义| 吴县东山| 宁县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都匀| 霍州| 黎川| 大港| 孟村| 天山大西沟| 新乐| 平阴| 乐都| 丰县| 沅陵| 淳安| 琼结| 呼伦贝尔| 乌拉特中旗| 和硕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西华| 新民| 平湖| 北碚| 察尔汉| 乌拉特中旗| 柳城| 巴彦| 敖汉旗| 卫辉| 上杭| 丽水| 汨罗| 太仓| 莱西| 苍梧| 郎溪| 枣强| 南昌县| 浪卡子| 白云鄂博| 美姑| 岗子| 武功| 宕昌| 上饶县| 大兴安岭| 大武口| 恭城| 黄茅洲| 塔河| 南澳| 夏邑| 准格尔旗| 岫岩| 常山| 建昌| 郏县| 永德| 丰宁| 青河| 洛宁| 池州| 澧县| 开平| 会理| 雷山| 含山| 杂多| 东港| 麻阳| 互助| 斋堂| 肃北| 彭水| 金昌| 岳阳| 普洱| 浮山| 原阳| 张家港| 朝阳| 赤城| 清河| 范县| 陶乐| 栾川| 福山| 五营| 南昌| 乌拉盖| 绿春| 淄博| 隆回| 头道湖| 凤冈| 东丽| 万全| 平原| 伊宁县| 通道| 桂东| 理县| 常德| 德钦| 巴马| 珠海| 内乡| 霍林郭勒| 奉贤| 南乐| 梁平| 海晏| 沅陵| 抚顺| 福山| 江阴| 沭阳| 吕泗| 香日德| 怀远| 民勤| 石家庄| 西乌珠穆沁旗| 荣成| 公馆| 会昌| 太原| 永善| 临淄| 光泽| 榆树| 塔城| 岳西| 仁和| 和平| 大理| 仪陇| 凯里| 平潭| 鸡公山| 舒城| 麻黄山| 黑水| 宣恩| 万全| 禄丰| 南漳| 邢台| 霍山| 隆安| 深州| 湟源| 凤阳| 临漳| 于都| 温江| 望奎| 河源| 阳城| 华坪| 辽阳| 黄陵| 会泽| 吉林| 元阳| 林州| 田阳| 延津| 绥阳| 绵阳| 高县| 石浦| 河卡| 巴彦诺尔贡| 石门| 布尔津| 湟中| 八达岭| 六枝| 洛浦| 湘潭| 临汾| 墨竹贡卡| 河源| 阿荣旗| 寻乌| 库伦旗| 阿瓦提| 九华山| 黄平| 丹阳| 满城| 陆丰| 吴忠| 墨竹贡卡| 鄂托克前旗| 富锦| 内黄| 鹤城区| 固阳| 临淄| 台州| 巴塘| 云和| 黄陂| 拜城| 额尔古纳| 白水| 万州龙宝| 北碚| 修武| 肇源| 盐池| 太仆寺旗| 马尔康| 旬邑| 襄阳| 来安| 莲花| 红原| 万山| 清流| 龙海| 深圳| 十堰| 昌吉| 东兴| 富宁| 卫辉| 峨眉| 吉兰太| 江华| 绥芬河| 和田| 金华| 兴文| 揭阳| 炉山| 孟州| 塔什库尔干| 滨海| 化德| 东安| 龙口| 奉新| 丰宁| 宜昌县| 托克托| 黄梅| 彭泽| 汕头| 宁蒗| 顺德| 红原| 宁远| 天祝| 太仆寺旗| 大石桥| 茶陵| 榆树| 江都| 普兰| 伊通| 新密| 高力板| 日喀则| 海兴| 嘉荫| 永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