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分11选5

<em id="upodh"><li id="upodh"></li></em>

  • <var id="upodh"></var>
      <input id="upodh"></input>

        <var id="upodh"><label id="upodh"><rt id="upodh"></rt></label></var>

              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親情故事 > 母愛故事

              剌穿那層心上的堅殼

              小故事網 時間:2016-04-06 納蘭澤蕓

                媽媽收到匯款單后看到單子上還有別的字兒,就叫人念給她聽了,聽完媽媽就哭了。這單子她就一直收著,不舍得取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珊影是我大學同學。

                大一時,我是計算機系,珊影是美術系。她不僅畫畫得好,人也長得好,聽說父親還是一位頗有名氣的畫家。并且,珊影還寫得一手好文章,?,她文辭清麗的文章頻頻發表。這樣的女孩子,受到關注就像水落荷葉匯成珠一樣自然。她很快成了男生們每晚“臥談會”的主題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也默默喜歡上了珊影。然而,眾星拱月的珊影是不可能注意到我的。雖然我的計算機專業知識在同系算是佼佼者,但圍繞在她周圍的星辰都那么耀目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呢,家在農村,父親在我記事時就生病去世,母親一人將我們姐弟倆帶大。如今姐姐已經嫁到外縣,難得回娘家一趟。家里只剩母親守著幾畝田地度日。母親是個半字不識的農村婦女,雖然只有五十來歲,但已腰佝背駝,艱難時世是一只無情的大手,將母親臉上僅存的一點光華過早地奪走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,我是那么的喜歡珊影。每一次?隹,我都急急地在里面尋找珊影的文章,一遍遍地讀,然后呆呆地盯著“李珊影”三個字,心里說:珊影,你是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終于想出一個讓珊影很快注意到我的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  剌穿那層心上的堅殼我的文學底子其實不錯的。讀中學時,我的作文也常常被老師當成范文在班上朗誦。只是高中時被繁重的課業一壓,就完全放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開始“潛伏”,玩命地讀書,玩命地練習寫作。我過了整整半年教室、食堂、圖書館、宿舍四點一線的生活。厚積薄發的結果是我的文章開始在?项l頻發表,“張庭軒”三個字也像初升的太陽一樣照亮了人們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常常,我與珊影在?献“鄰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初冬的傍晚,珊影在我面前站。簭埻ボ,能請我喝杯咖啡嗎?

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那兩杯咖啡,幾乎花掉了我半個月的生活費。

                珊影說:看得出來,你的古典底蘊相當深厚,沒有從小的積累是不可能的。你家一定是個書香之家吧,我喜歡有古典蘊味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局促地攪著杯里的咖啡,沒有說是,也沒有說不是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沉默在珊影看來就是默認,而且她更認定這是我內斂不張揚的表現。

                沒過多久,我在珊影那里,就成了省城一位“張教授”的兒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在眾多又妒又羨的目光下,與珊影出雙入對。珊影總是毫不避忌地挽緊我的胳膊,而我,卻總有點不大自然。我感覺自己內心的那點隱憂,像一塊被水洇了的紙,那濕跡越來越大,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  既然是“教授”的兒子,我再也不能穿得太寒酸了,與珊影出去,不能說一杯咖啡都請不起吧。我悄悄想辦法聯系了一家IT公司,攬了些兼職的活兒,還想著各種辦法掙外快。一直做得偷偷摸摸的,生怕珊影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天她終究知道了,非但沒有生氣,反而掛在我的脖子上狠狠地親了我一口:“庭軒,知道嗎,我以前還在想,你一個大學教授的兒子怎么一件名牌也沒穿過,今天才知道原來你上大學都不靠家里,就喜歡你這樣不靠爹娘老子的男子漢性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我22歲生日快到了。對于生日,我向來不太重視,小時候過生日媽媽也就是煮一個雞蛋,有時候還沒有,雞蛋都換了鹽。習慣了這樣的度過方式,長大后就重視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珊影卻很重視,早早地說要到酒店里給我訂一桌生日宴,我說不用,要不就在學校食堂的小餐廳里點幾個菜意思一下就行了。珊影知道我的性格,也就沒堅持。

                給媽打電話時,媽就提醒我:軒軒,你生日快到了,記著買點好的吃吃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媽心里,生日就意味著吃點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生日那天,珊影還買了一個大蛋糕,一桌子十來個人叫著笑著讓我吹蠟燭,然后命令我閉上眼睛許個愿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閉著眼睛,十指交叉在胸前:愿我最愛的珊影成為我的妻子,一世陪伴我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我睜開眼,在如雷的歡呼聲中,我如雷轟頂!

                ——是媽媽,是我的媽媽站在我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趕了遠路,媽媽蓬亂著白發,滿是皺紋的臉上浮著一層油灰,佝著腰,挎著一個布包袱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不同尋常的表情讓所有人吃驚了,周圍一下安靜下來,我聽到有空氣在耳邊像蛇在咝咝游走。

                媽媽也被我的表情給嚇住了,但又不知道錯在哪兒。她惶恐地用手搓弄著包袱:軒軒,媽問了好幾個人才曉得你在這兒,今天你生日,媽媽給你煮了雞蛋,正好隔壁二毛家生了個小子,給了幾個紅喜蛋,媽尋思著你生日吃紅喜蛋能走紅運,就起個大早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媽囁嚅著,手里的包袱揪得更緊了:上回你跟媽說交了女朋友,媽想來看一眼女娃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我不敢看珊影的臉,但分明感受到她的目光,刀子一樣在剜著我的臉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突然暴怒地一把奪過母親的包袱,狠勁砸向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聽見了雞蛋碎裂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卻沒有聽見,母親心碎裂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與珊影之間。結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珊影后來找過我,我一次次地躲避她。

                與其說我無法面對珊影,不如說無法面對那個在珊影心里,尊嚴已經碎裂得體無完膚的男人。所以,除了逃避,我別無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快,畢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畢業告別宴我沒有參加。我知道,我會無法面對珊影的淚水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我,那晚,在一個小酒館里,喝得爛醉如泥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拒絕了兼職的那家IT公司的邀請,獨自逃到了繁華、巨大而匆忙的上海。我用日復一日的高強度工作,來麻醉我想念珊影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  后來,我聽到珊影嫁給了明煥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  自從22歲的生日宴上見媽一面之后,我再也沒有冋去過,也沒有給她打過電話。雖然我心里淸楚,這不能怪媽媽,然而,不知為什么,我不想面對她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每隔幾個月都會給媽媽匯一筆錢,但匯款單的“附言”一欄中我從未寫過一個字。一來媽媽不識字,寫了她也不認識。二來我也懶得寫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次匯款是媽媽生日臨近了,我特意多匯了兩百元,在把匯款單交給工作人員的一剎那,我鬼使神差地在附言一欄留了幾個字:媽媽生日快樂。

                兩個月后,我再去郵局匯款,那位常給我匯款的工作人員說,你上次的匯款退冋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逾期無人取款。

                正納悶,姐姐打來電話,說媽媽病得不輕,要我無論如何回去一趟。

                媽媽躺在低矮的老房子里,看到我,灰敗的眼神里立刻有了一絲神采?吹綃寢尠装l飄搖的頭顱,我的心已經汪洋一片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這汪洋終究沒能沖破那層堅硬的外殼。我用冷冷的目光看向她,冷冷地問:上次匯款怎么退回去了?為什么不去取出來?

                媽媽用怯怯的眼神看著我,想說什么卻沒說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又說:我工作忙得很,跑一次郵局也要抽時間的,你要不想取我以后就不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說完,就冷著臉走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晚上臨睡前,姐姐進來了,姐姐說,軒軒,那筆八百塊的退款你收到了吧。媽媽收到匯款單后看到單子上還有別的字兒,就叫人念給她聽了,聽完媽媽就哭了。這單子她就一直收著,不舍得取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母親已經睡著了,我輕輕從她枕頭底下,摸出那張匯款單。

                匯款單上“媽媽生日快樂”幾個字已經變得有點模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姐姐說,她常常撫摸那幾個字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刻,我埋藏在心里的汪洋,恣肆著沖進眼眶。

                媽媽的根根白發,是支支利箭,刺穿包裹在我心上的堅硬外殼。當冰冷的外殼嘩啦啦墜地時,媽媽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抱住媽媽痩弱的身子,用我柔軟的心溫熱她。

              分頁:1 2 3 下一頁
              故事精選
              5分11选5
              溧阳| 潼南| 南平| 蔡甸| 辽阳县| 平昌| 旬邑| 西充| 怀集| 长顺| 元谋| 会理| 芦山| 乐都| 扎鲁特旗| 来宾| 永靖| 泰宁| 辉南| 突泉| 合阳| 木垒| 天山大西沟| 衡水| 满洲里| 海阳| 万全| 冕宁| 南阳| 延吉| 五峰| 孙吴| 睢县| 威宁| 东沟| 定西| 宁化| 从江| 封开| 峨眉| 荔波| 伊川| 察布查尔| 囊谦| 馆陶| 漾鼻| 新干| 襄樊| 巫溪| 任县| 小二沟| 沙河| 温州| 双牌| 大姚| 兰坪| 兴城| 昭通| 武夷山| 石拐| 萝北| 梁平| 潮州| 比如| 鄂温克旗| 马公| 汤阴| 东沟| 沧州| 天祝| 名山| 青川| 台中| 藤县| 雅江| 永定| 温岭| 唐海| 行唐| 泾县| 永宁| 得荣| 若羌| 分宜| 西乡| 新沂| 广州| 通河| 辉南| 石拐| 赤峰郊区站| 新都| 谷城| 墨竹贡卡| 通城| 柳林| 鸡西| 庐山| 吕梁| 龙泉驿| 屏南| 平台| 广饶| 谷城| 旺苍| 塘沽| 突泉| 辛集| 乌鲁木齐| 祁门| 中宁| 博兴| 鄂托克前旗| 仪征| 玉门镇| 靖江| 海洋岛| 富顺| 香河| 常熟| 三都| 津南| 和林格尔| 玉树| 民权| 镇江| 八宿| 清涧| 井冈山| 安化| 河南| 繁峙| 米脂| 五常| 新宁| 乌审旗| 大石桥| 徐闻| 拐子湖| 芷江| 六库| 兰坪| 虎林| 通榆| 岑溪| 江口| 遂昌| 鹿邑| 正兰旗| 二连浩特| 宁城| 宁冈| 洋县| 屯溪| 莫力达瓦旗| 扶余| 漯河| 东安| 大勐龙| 汇川| 田东| 岚皋| 宁津| 根河| 松江| 满洲里| 海拉尔| 莒县| 阿城| 光泽| 屯留| 射洪| 张北| 孝感| 新竹市| 固镇| 桃源| 彭州| 索伦| 鄂托克旗| 波密| 杨凌| 嘉荫| 邵阳| 靖江| 临潼| 马关| 黑山头| 太原北郊| 镶黄旗| 南丹| 尼勒克| 汤原| 岚县| 沂南| 尉犁| 伊吾| 太原北郊| 河口| 邢台县浆水| 梧州| 金山| 科尔沁左翼中旗| 阜宁| 那仁宝力格| 滨州| 朝阳| 泗水| 洪泽| 忻城| 通辽钱家店| 新丰| 钦州| 西林| 尚义| 通化县| 滦平| 扶余| 纳溪| 五道梁| 当雄| 大兴| 银川| 施甸| 桓台| 随州| 佛冈| 海洋岛| 晋江| 长乐| 饶平| 理县| 常德| 芷江| 夷陵| 交城| 三原| 昆明农试站| 怀安| 五华| 一八五团| 大洼| 西和| 宁河| 颍上| 泸县| 汤河口| 玉树| 杂多| 荣成| 雅布赖| 镇坪| 孤家子| 正定| 加格达奇| 石景山| 韶关| 麦盖提| 藁城| 温岭| 澳门| 霍州| 高淳| 庐山| 邵东| 凯里| 资溪| 泰顺| 镇平| 福海| 呼图壁| 洛浦| 富裕| 贞丰| 蔡家湖| 临漳| 于都| 新城子| 铜梁| 乌苏| 乐平| 伊春| 淄博| 改则| 樟树| 乐至| 河源| 中江| 黎川| 林州| 无为| 峄城| 合川| 泉州| 华县| 峨山| 高淳| 罗平| 邳州| 新丰| 高碑店| 林芝| 三都| 剑阁| 永仁| 四会| 博罗| 南丰| 邓州| 吕梁| 延庆| 南漳| 海伦| 确山| 融安| 贡嘎| 兴国| 渝北| 耀县| 郑州| 泾县| 彭州| 青川| 恩平| 丰顺| 稻城| 雷山| 正安| 岳西| 和田| 赤峰| 滁州| 香河| 扬中| 集安| 扎兰屯| 孝感| 田阳| 乾县| 瓜州| 青田| 盐城| 明光| 乐安| 吴忠| 临泽| 周至| 弥渡| 渑池|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| 芦山| 威海| 新晃| 呼玛| 炮台| 五峰| 漳州| 青川| 乐至| 红河| 禄劝| 崇仁| 南岳| 温县| 陵县| 巴马| 什邡| 盐边| 梁山| 衡山| 苏尼特左旗| 黔江| 麦盖提| 永善| 晋中| 定日| 敦煌| 肃北| 普兰| 林芝| 临邑| 胡尔勒| 元氏| 绥江| 景泰| 青铜峡| 白银| 肇源| 徐州农试站| 通渭| 福州郊区| 清徐| 屏边| 肇源| 河间| 围场| 临漳| 禄丰| 卢氏| 本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