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分11选5

<em id="upodh"><li id="upodh"></li></em>

  • <var id="upodh"></var>
      <input id="upodh"></input>

        <var id="upodh"><label id="upodh"><rt id="upodh"></rt></label></var>

              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
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故事首頁 > 親情故事 > 母愛故事

              別拿后媽不當媽

              小故事網 后媽的故事 時間:2016-03-29 陌上花開

                她第一次對我“施暴”時,來我家還不到半個月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半個月,其實我已在背地里開始了和她的較量。比如,我會偷偷在她的杯子里撒上一層鹽,熱水化開,薄薄地留在底層,她不知情,早上喝水時,一口被嗆到;比如,我會用小鋸子把她一只鞋的鞋跟鋸短一點點,她穿上去,一邁步一個踉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對我這些惡作劇,她卻都保持了沉默,這給了我一種錯覺,我覺得第一她好欺負,第二作為一個后媽,她不敢對我怎樣,她怕別人說。要知道,她嫁給我爸,來到我家,可有一院子的人看著呢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我大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屁股很疼,肚子很餓

    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我帶領院子里幾個孩子玩嗨了,最后把王奶奶家乘涼的棚子給點著了,圍著火堆歡呼雀躍……在和院里大人合伙把火撲滅后,她把我薅回家里,關上門,二話沒說抓起了雞毛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開始我是試圖反抗的,她看上去瘦瘦小小,而我作為一個12歲的男子漢,不比她個頭低,也自認比她有勁。但我沒想到她瘦小的身體里蘊含著那么巨大的能量,我剛做出反抗的舉動,她便一把將我按到了沙發上,一手按著,一手舉著雞毛撣子抽下來。我竟然動彈不得。她一邊抽我一邊大聲吼:“讓你知道后媽也是媽,也能管你、打你、教訓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別拿后媽不當媽我也跟著她吼叫:“后媽打人了,虐待,救命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結果,我喊破了喉嚨也沒人來拉架。盡管我一邊挨打一邊模糊看到門外晃動著一排腦袋,可他們都是看熱鬧的,看我這個院里有名的“惹禍精”,如何被后媽“教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后來,直到我識趣地不喊了,她才住了手,我也已經被打慘了。她把雞毛撣子丟到一邊,指著我說:“以后再敢胡作非為,做一次打你一次,不信你就試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忍著劇痛,也強忍著眼淚,回頭瞪了她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她不屑,“你還別不服,我不怕你爸回來你告狀,也不怕你找你七大姑八大姨,我還想找他們呢,一起說道說道,就你這樣的熊孩子,該不該打!不信你試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終于哭了,因為太疼,也因為我忽然意識到,她說的話是真的,如果我爸知道我放火,也肯定不會輕饒了我。奶奶倒是偏袒我,但是也跟我說過,不許我惹是生非……短時間內,找人報仇,是無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我是趴著睡的,睡一會兒,疼醒了哭一會兒,哭困了又接著睡……因為是暑假,第二天早上她沒有喊我起床,我這樣哭哭睡睡的,醒來的時候,已經十點多了。屁股很疼,肚子很餓。

                起來四下看看,她不在家,廚房里飄散著紅燒肉的香味。

                抗拒了3分鐘后,我向紅燒肉投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和她的正面戰爭,終于以我的全盤告負而結束。過了好些天,屁股上的印痕都還在。這種結果直接導致了日后,我再沒有敢跟她搞惡作劇,我聽了小伙伴們的忠告:惹不起,躲得起。

                沒錯,我躲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既一目了然,又頗為微妙

                她當然知道我在躲著她,只要我爸不在家,吃飯的時候,我基本不和她在同一張飯桌上,飯菜盛到一個碗中,端到屋里吃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一點我必須承認,她的廚藝的確非常好,擅長各種肉菜,尤其我最愛的紅燒肉、紅燒排骨、紅燒魚……她連豆腐都能做出誘人的香味來。這常常令我有“英雄氣短”之感,躲避她的姿勢,就不是那么理直氣壯了,多少有點低眉順眼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,作為業務員,我爸常常不在家,家里大多時間,只有我和她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卻好像壓根不在意我的躲避,我不主動說話,她也不說。非說不可的時候,比如需要買學習用品,需要交資料費用等,我也是能省則省。結果,她比我更省,3個字:知道了。然后把錢給我,一般會多給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并不感激她的大方,反正她沒有工作,錢也是我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我也佩服她另一點兒,不管我和她發生過怎樣的矛盾,我不告狀,她也不告。包括那次放火、挨打,一周后我爸回來,我們都裝得像什么事都沒發生,她也沒告訴我爸賠了王奶奶家3000塊錢。這也讓我知道了,錢的事上,她說了是算的。但不管怎樣,她的保密,讓我省了又一頓打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秘密,讓我和她的關系既一目了然,又頗為微妙。在老爸看來,我和她相處融洽,至少,相安無事。但我和她都知道,真相不是如此?墒钦嫦嗍鞘裁茨?我也開始有些慢慢搞不明白——抵觸,是有的。怕,也是有的。恨呢?說不上來。畢竟每天吃著她親手做的飯菜,令我在12——14歲的兩年間,長了28厘米,體重增加15公斤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她過來之后,家也的確像個家了,井井有條、干凈整潔,并且,我再沒穿過臟衣服,白襯衫永遠潔白,牛仔褲永遠清凈,運動鞋永遠是我喜歡的牌子。鞋并不便宜,她卻舍得買。奶奶對她的評論是:“不錯了,就是你爸的錢,她不給你花,你不也沒轍?”

                這倒是?磥,這個世界對待后媽并非充滿了挑剔,有時也非常溫柔和包容,好像天底下,不虐待孩子的后媽就是好后媽了。至少,院里人是這么看的,從她狠狠打了我那一頓開始,他們認可了她,原因是“現在哪有后媽打孩子的,都是糊弄著養,她還真打,嗯,對孩子是真上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什么道理呢?我在和她的對峙中,如此勢單力薄,不抗拒也罷。

                媽能做的,后媽也能做

                挨打的暑假過去后,我讀了中學,早上走得更早了,下午回來也較晚,兩個人相對的時間,并不多。我和她,進入一種平和而疏離的狀態,甚至,連那些“要錢”的語言都省略了,她會提早把我需要的錢準備好,主動給我放在桌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看樣子,她比我還懶得開口,倒是合我心意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學功課日益緊張,后來我連電視也沒時間看了,她好像也不看。晚上,我做作業時,家里靜得像沒有人。有一天晚上,我做題做到深夜,感覺有點兒餓,打算去廚房找點兒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推開門,我嚇了一跳,客廳里黑著燈,電視機卻在亮著,無聲無息,她坐在電視機一米開外的小凳子上,看字幕。聽到我開門,她忽然回頭,好像也被嚇到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有些尷尬,張了張口不知說什么。倒是她迅速恢復淡定,平靜地說:“看你開著燈,知道你沒睡,這么晚了,沒準也餓了,廚房有煲仔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應了一聲,從她身邊、從暗暗的無聲的光影里走過去。不知怎么,那一刻,雙腿有些沉重,心卻有些酸軟。

                從那之后,我發現不管我復習功課到多晚,她都陪著我不睡,做好一份可口的宵夜在爐火溫著,也不喊我,只等我餓了出來找著吃。

                終于,一天晚上,吃完蝦仁雞蛋羹后,我對她說:“謝謝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她淡淡地看我一眼,“有什么好謝的,后媽也是媽,媽能做的,后媽也能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就是這句話吧,6年后,令18歲、1。83米高的我,忽然就忍不住濕了眼眶。掩飾著,我背過身去,說:“電視您放點兒聲吧,影響不到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她好像也應了一聲,但之后,依舊看著無聲的電視,直到兩個月后,我參加完高考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承認,也不否認

                高考成績好得出乎我爸的意料,堅決為我舉辦盛大的升學宴,七大姑八大姨也都為此興奮,熱情參與。

                那頓飯,78歲的奶奶也來了,和她挨著坐,奶奶說:“小寬能有今天的出息,多虧了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她笑笑,不承認,也不否認,七大姑八大姨也都開始夸贊她,她終于有點兒招架不住了。我起身,幾乎不假思索地替她解圍:“你們怎么都那么客氣啊,別拿后媽不當媽好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大笑起來,只有她,愣怔在那里,第一次失去了我熟悉的淡定。她呆呆地看著我,看了好久,一眨眼,有眼淚簌簌而落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低下頭去。沒有人知道,說完那句話,我和她一樣,也愣住了。整整6年,我從來沒有叫過她媽,甚至很少叫她阿姨,我們之間的對話,少得可以忽略不計?墒菚r光能記住一切,記住她從來到我身邊的那一天,所有對我的付出,包括那頓令我想起來就不寒而栗的“暴打”——不是每個后媽都有勇氣、敢擔當地舉起雞毛撣子。如果不是那頓打,不是我因此生出的畏懼,很難想象我會變成什么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沒有拿我當外人,從來都沒有。我在時光里,在我所閱讀的書籍里,讀懂了她。

                9月,我去北京外國語學院報到,入住寢室第一晚,4個男生閑聊,說說彼此的糗事或者奇遇,而我講的,則是“后媽也是媽”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分頁:1 2 3 下一頁
              故事精選
              5分11选5
              无为| 五台县豆村| 防城港| 鄂托克旗| 松溪| 大兴安岭| 洮南| 宁安| 仙居| 平果| 阆中| 社旗| 榆树| 五台县豆村| 金昌| 璧山| 达拉特旗| 宜昌县| 个旧| 通州| 柳河| 上虞| 汤原| 日照| 剑阁| 莆田| 稷山| 金华| 云霄| 上川岛| 牟平| 礼泉| 绥阳| 应城| 天池| 公主岭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叙永| 子洲| 金溪| 南皮| 鄯善| 舟曲| 芜湖县| 融安| 密云| 嵩明| 阿坝| 扬州| 天山大西沟| 仙桃| 福山| 乌伊岭| 贞丰| 图里河| 甘洛| 西盟| 泗水| 广饶| 汶上| 祁县| 玉树| 大佘太| 青州| 文山| 麦积| 宜丰| 云和| 五大连池| 来凤| 汤原| 莱阳| 远安| 道县| 章党| 乌审召| 夷陵| 武平| 通城| 合江| 玉环| 库车| 高青| 临西| 通辽| 华安| 郑州农试站| 平江| 新蔡| 南昌县| 景县| 喀什| 天池| 镇宁| 重庆| 高邑| 昭平| 寻乌| 仙桃| 山阳| 轮台| 勃利| 仙桃| 维西| 会昌| 斋堂| 武城| 桂阳| 广平| 上虞| 新余| 东兴| 宜宾县| 延庆| 达拉特旗| 普安| 桐乡| 康平| 咸宁| 中环| 长汀| 屯昌| 顺昌| 荣县| 静海| 金佛山| 吴江| 淖毛湖| 新田| 仁和| 马尔康| 大勐龙| 长白| 广德| 左权| 开县| 景泰| 绵竹| 长武| 莲花| 曹县| 茶卡| 秀屿港| 永川| 长白| 乌审召| 古浪| 山阳| 太原古交区| 巴中| 乌恰| 嘉荫| 丰城| 青龙山| 阿里山| 万山| 子长| 石渠| 阿尔山| 涡阳| 永嘉| 马祖| 泰顺| 嘉鱼| 闽侯| 武都| 太平| 射洪| 龙里| 阿拉山口| 嫩江| 定远| 宝清| 新和| 硇洲| 鄂伦春旗| 麟游| 酒泉| 溧阳| 巢湖| 石城| 明溪| 宜宾县| 吉县| 昌平| 增城| 台州| 迁安| 梧州| 托里| 巴马| 衡阳| 皮口| 祁门| 耿马| 文登| 兴仁堡| 夏县| 临沭| 东阿| 衡水| 建平县| 蒲县| 汶川| 萧山| 马站| 马关| 成山头| 辽中| 刚察| 隆昌| 武清| 孝义| 福海| 同心| 施秉| 平江| 陇川| 天津| 黄茅洲| 融水| 瑞昌| 蔡家湖| 察哈尔右翼后旗| 新洲| 崇礼| 合肥| 峨边| 深州| 海原| 隆回| 雅安| 汪清| 扎鲁特旗| 平遥| 耀县| 韦州| 吐尔尕特| 霸州| 柳江| 井研| 南召| 青龙山| 静海| 马鞍山| 文成| 德钦| 宁城| 嘉黎| 兴化| 天台| 宁冈| 龙山| 龙岩| 浦江| 普兰| 环县| 蠡县| 马尔康| 呼兰| 孟连| 漯河| 应县| 霍邱| 满城| 鼎新| 醴陵| 盐津| 桦甸| 多伦| 石拐| 抚顺| 津南| 陆丰| 靖州| 息县| 莎车| 吉林| 蓝山| 武城| 中江| 无棣| 塔河| 平凉| 吉首| 巫溪| 雄县| 乐陵| 石岛| 沂南| 蠡县| 金佛山| 多伦| 河池| 厦门| 蒲城| 巴林右旗| 福泉| 石岛| 嘉义| 舟曲| 蓟县| 耀县| 修水| 灯塔| 沙河| 赤壁| 玉环| 新津| 六枝| 石门| 公安| 改则| 尚义| 威远| 三门峡| 信阳地区农试站| 铅山| 安平| 花都| 山阴| 石浦| 梓潼| 高州| 准格尔旗| 容城| 济阳| 南阳| 西昌| 万载| 衡阳| 东海| 朱日和| 綦江| 安义| 广宗| 松潘| 沙雅| 会同| 集安| 井陉| 信阳地区农试站| 阿克苏| 泗县| 绵竹| 漾鼻| 新会| 攀枝花| 玉溪| 黄山市| 崇阳| 衡水| 屯昌| 西平| 商南| 鹤城区| 封丘| 五常| 循化| 浏阳| 嵩明| 海力素| 薛城| 改则| 朝城| 安康| 兴隆| 香河| 景东| 宜昌| 华县| 花都| 高唐| 邱北| 红安| 秦皇岛| 汇川| 鸡西| 淳化| 文县| 临武| 平乐| 新平| 大石桥| 应县| 怀来| 奉贤| 什邡| 高淳| 小渠子| 迭部| 封开| 皮山| 吉首| 临沂| 泉州| 保靖| 精河| 忠县| 鹤山